菜单

一批批爱心物资和捐助涌向云南鲁甸,一批批爱心物资和捐助涌向云南鲁甸

2019年9月1日 - 考试资讯
一批批爱心物资和捐助涌向云南鲁甸,一批批爱心物资和捐助涌向云南鲁甸

很多网友表示,需要透明公布这些钱的去向以及明细,做到公平公正,一定要让这些社会的爱真正温暖到这些孩子们。也有人支持这样的做法,如果把所有钱都给了冰花男孩一人,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好事,甚至是灾难。一个贫穷的孩子突然变得富有会让他失去更多。不知道您怎么看?

【陈富荣:小满这个孩子,性格开朗、表达清晰、学习刻苦,用他的话说,他成了网络红人,但是他是普通一员,他会刻苦学习、快乐生活。地方政府和教育部门都会解决他家搬新房,假期送教辅导,今后学习中给予陪伴和辅导,让他能够上好学、健康成长。】

对于此类募捐活动,岳屾山建议,要做到完全公开透明,从而减少来自各方的质疑。

不论是500元,还是8000元,都离30万这个数字有相当大的距离。这里暂且不谈这些数字间的距离这个问题,因为,这一问题,不管是鲁甸县教育局还是云南省昭通市青基会都作了相当地回应。这里单就此事引发舆论关注后,鲁甸县教育局局长陈富荣由此引发的一段话谈一些个人的看法。鲁甸县教育局局长陈富荣说,鲁甸全县跟“冰花男孩”类似情况的还有数以千计。王福满本人收到的款项之所以不多,是因为所接受的捐款将用来救助更多类似学龄儿童。陈富荣称,如果将所有捐赠全部交付给王福满,这种“一夜暴露”的畸形慈善反而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也辜负了捐助者们的初心。

回答:社会质疑这个事情并不是没有道理,网上也曾爆出过关于捐款没能落实,最终流入私人口袋的事情,而且冰花男孩只拿到500元的情况下,还是需要确定下这些捐款的去向。这对于捐款者和被救助者都是公平的。而提出质疑的网友,主要有两点,一部分认为,我们资助冰花男孩为什么他只得到这么点一部分,其他的去了哪里。另一部分认为,即便是平分给其他的需要帮助的孩子,但是一定要把事情做到公平公正,把东西给真正需要帮助的孩子,如何保证这些。图片 1

对于这个说法,鲁甸县教育局局长陈富荣16号向中国之声记者解释道,这是一种误读。目前王福满家所收捐款约为8000元,全部来自个人或组织的上门捐赠。而来自全国各地的所有捐款已达30万元左右。鲁甸全县跟“冰花男孩”类似情况的还有数以千计。王福满本人收到的款项之所以不多,是因为所接受的捐款将用来救助更多类似学龄儿童。鲁甸十分感恩社会各界的爱心和帮助,但如果将所有捐赠全部交付给王福满,这种“一夜暴露”的畸形慈善反而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也辜负了捐助者们的初心。

对于这个说法,鲁甸县教育局局长陈富荣16号向中国之声记者解释道,这是一种误读。目前王福满家所收捐款约为8000元,全部来自个人或组织的上门捐赠。而来自全国各地的所有捐款已达30万元左右。鲁甸全县跟“冰花男孩”类似情况的还有数以千计。王福满本人收到的款项之所以不多,是因为所接受的捐款将用来救助更多类似学龄儿童。鲁甸十分感恩社会各界的爱心和帮助,但如果将所有捐赠全部交付给王福满,这种“一夜暴露”的畸形慈善反而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也辜负了捐助者们的初心。

“冰花男孩”王福满:因为有很多叔叔阿姨帮助我,我很高兴,给我那么多礼物。

从最初看到被捐赠人生活困苦产生同情,再到看到被捐赠人“一夜暴富”,就从同情转成质疑,这种非黑即白的思维模式,青锋感觉可以用“中国式思维”来概括。而这种“中国式思维”不仅仅是在对被捐赠人上,还往往会发生在对某个团体或者组织的不信任上。

诚然社会还有更多的弱势群体被逐渐的挖掘出来,暴露在大家的视野中,人们也都有一颗同情心去做自己能做的善举,为这些弱势群体送去财物,该为大家点赞,这毋庸置疑,但是如果都把钱一下子给了象冰花男孩这样的需要帮助者,又怕在金钱面前他们会突然间变得不知所以,这就与大家的期望背道而驰了,所以即使把数量较大的捐款用于一个需要帮助的人身上,也要根据他的实际情况,有针对性给,让大家的爱心能有助于孩子的健康,快乐的成长,成为一个社会有用的人,最好他将来用自己的能力去回报社会,再去感染,号召其他人,我们的爱心有所传递,有所传承,岂不快哉!

不过,一些质疑的声音也伴随出现。有网友发帖称“捐赠机构收30万元善款‘冰花男孩’仅得500元,无法保证把捐款全部用到孩子手上”。对此,云南鲁甸官方昨天对中国之声记者做出了回应。

王福满所在的转山包小学位于海拔2800多米的山顶,冬天最低温度在零下15℃左右,属于乌蒙山冷凉片区的高寒山区学校,也是鲁甸36个边远贫困学校之一。陈富荣介绍,像转山包小学一样,海拔2000米以上的学校全县有45所。目前,鲁甸已对海拔2000米以上的学校,每个教室安装了2个取暖器;对海拔2600米以上区域的学校,按照每个学生1顶帽子、1件棉衣、1双手套、1双鞋子的标准给予保障。对全县9000多名留守儿童进行了排查,尽力给“冰花男孩”们更好的生活学习条件。

对于此类募捐活动,岳屾山建议,要做到完全公开透明,从而减少来自各方的质疑。

社会怕把这些钱变相滥用贪污。所列开支应受到社会监督,有据可查,让社会正义捐者放心!

【从最开始的倡议书能够体现出捐款的目的是为了这个地区的孩子的话,那我觉得该按照倡议书的约定来处分,在发起的时候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个是针对地区的而不是针对个人的,捐款人应该是注意到,并且在了解了这个信息之后才进行的捐款.这个时候就应该按照倡议书来处分。】

【从最开始的倡议书能够体现出捐款的目的是为了这个地区的孩子的话,那我觉得该按照倡议书的约定来处分,在发起的时候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个是针对地区的而不是针对个人的,捐款人应该是注意到,并且在了解了这个信息之后才进行的捐款.这个时候就应该按照倡议书来处分。】

目前,鲁甸已对海拔2000米以上的学校,每个教室安装了2个取暖器;对海拔2600米以上区域的学校,按照每个学生1顶帽子、1件棉衣、1双手套、1双鞋子的标准给予保障。对全县9000多名留守儿童进行了排查,尽力给“冰花男孩”们更好的生活学习条件。

“一夜暴富”!这个说法让我们不得不对曾经有关的网络热议进行深入地反思。按照有关网友发帖“捐赠30多万,冰花男孩只得500”的质疑这个思路,媒体报道了“冰花男孩”,大家看到后为其捐赠,就应该把给其捐赠的款项都交到“冰花男孩”或其家长的手里,才算公道,才算大家的捐赠达到了目的。青锋不否认这个思维有什么不对,但如果从鲁甸县还有数以千计类似“冰花男孩”的情况看,救了“冰花男孩”这一个孩子,那就让其他数以千计类似“冰花男孩”的孩子感受不到大家的爱心。如果真的把30万元捐款都交到“冰花男孩”或者家人手里,而“冰花男孩”家人把这30万元用到盖房修屋或者改善生活上,或许捐赠人又该提出另一种质疑。早前深圳的罗某为其患病之女募捐,在美失踪的北大女硕士章莹颖家人募集找人款从5万调高到50万美金等,捐赠者无不从同情反转到了质疑,就是很好的证明。

对于这样的解释很多人都无法接受,有些人说我捐款就是捐给冰雪男孩的,中间的操作时怎么样的如果不曝光,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其实网友的质疑也是相当有道理的,要么就公开全部资金的去向给大家看,如果不公开,真的没办法信服。

王福满所在的转山包小学位于海拔2800多米的山顶,冬天最低温度在零下15℃左右,属于乌蒙山冷凉片区的高寒山区学校,也是鲁甸36个边远贫困学校之一。陈富荣介绍,像转山包小学一样,海拔2000米以上的学校全县有45所。目前,鲁甸已对海拔2000米以上的学校,每个教室安装了2个取暖器;对海拔2600米以上区域的学校,按照每个学生1顶帽子、1件棉衣、1双手套、1双鞋子的标准给予保障。对全县9000多名留守儿童进行了排查,尽力给“冰花男孩”们更好的生活学习条件。

针对网帖质疑,昭通市青基会办公室主任陈宇进行了详细的解释。他说,“冰花男孩”王福满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云南省青基会面向全省各级团组织和广大团员青年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发出倡议,启动“青春暖冬行动”。“青春暖冬行动”帮助对象是云南省受寒潮影响较为严重地区的家庭经济困难青少年、留守儿童,“冰花男孩”王福满是其中之一。

近日红遍网络的图片,云南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三年级学生王福满因满头“冰花”赶去上学感动网络,社会各界纷纷捐献爱心。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也发出捐助倡议,启动“青春暖冬行动”。一批批爱心物资和捐赠涌向这个因2014年发生6.5级地震而举国瞩目的国家级贫困县。

之所以有“捐赠30多万,冰花男孩只得500”的质疑,说白了就是网友对接受捐款的组织总有不信任感的“中国式思维”所起作用。

对这30万元,也许将来更多的捐款,应阳光运行,全部用于全县类似冰花男孩学生的救助开支。
图片 2

【不管说公开募捐也好,还是私人募捐也好,只要是涉及到公益的,还是应该进行公开透明的公示,比如说我收到三十多万,那这三十多万的构成是什么,我对这三十多万是如何进行支出的,管理费用,行政成本,包括具体到每个孩子给多少,每个孩子的情况大概进行一下介绍,这个孩子是不是符合他们所救助的条件等等,这些都应该进行公示,而不是简单的说我收到三十多万,分配给多少孩子,每个孩子多少钱,我公布一个总数,这样的话可能不够公开,难免引起质疑。】

不过,一些质疑的声音也伴随出现。有网友发帖称“捐赠机构收30万元善款‘冰花男孩’仅得500元,无法保证把捐款全部用到孩子手上”。对此,云南鲁甸官方昨天对中国之声记者做出了回应。

陈富荣:对于社会的捐赠资金,类似小满一样的孩子一起分享。小满是一个个例,如果把30万都给了小满,我想不是捐赠方和我们办这件事的真正目的。以点带面,让这个区域的孩子们实实际际得到社会关爱。

青锋

但是问题出现了,网友自主募捐的这笔款项没有完全给冰花男孩,而是被别人代替处理和运用这笔款项,当事人冰花男孩得到到捐款只有五百块钱,剩下的三十万说是被上面的人强行分配到其他人和事上面去,这就引起了网友的全面质疑,这个钱是网友针对性募捐给冰花男孩的,而上面的人私自分配这笔巨款没经过募捐者的同意,这似乎不合情理。

对此,一直关注公益活动的律师岳屾山告诉中国之声记者,从捐赠流程来看,将最后的善款用于该地区困难孩子的处置方法在法律上没有问题。

图片 3

对于这个说法,鲁甸县教育局局长陈富荣16号向央广记者解释道,这是一种误读。目前王福满家所收捐款约为8000元,全部来自个人或组织的上门捐赠。而来自全国各地的所有捐款已达30万元左右。鲁甸全县跟“冰花男孩”类似情况的还有数以千计。王福满本人收到的款项之所以不多,是因为所接受的捐款将用来救助更多类似学龄儿童。鲁甸十分感恩社会各界的爱心和帮助,但如果将所有捐赠全部交付给王福满,这种“一夜暴露”的畸形慈善反而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也辜负了捐助者们的初心。

图片 4

也就是说这些钱财并不是都资助给了冰花男孩一人,因为需要帮助的和他情况类似的有很多人。

【陈富荣:对于社会的捐赠资金,类似小满一样的孩子一起分享。小满是一个个例,如果把30万都给了小满,我想不是捐赠方和我们办这件事的真正目的。以点带面,让这个区域的孩子们实实际际得到社会关爱。】

鲁甸是国家级贫困县。2014年6.5级地震发生后,灾后重建和脱贫攻坚共同展开,目前已累计完成投资近110亿元,全县还有3个贫困乡镇、48870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尚未脱贫摘帽。鲁甸县委书记夏维勇坦诚,鲁甸贫困程度深、贫困面大,历史欠账较多,有网友提出的开通校车等想法,现阶段还无法解决。下一步,鲁甸将重点关注留守儿童的成长问题,对只有适龄儿童在家留守、“蚕豆带豌豆”的家庭逐一排查帮扶。

针对网帖质疑,云南昭通市青基会办公室主任陈宇进行了详细的解释。他说,“冰花男孩”王福满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云南省青基会面向全省各级团组织和广大团员青年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发出倡议,启动“青春暖冬行动”。“青春暖冬行动”帮助对象是云南省受寒潮影响较为严重地区的家庭经济困难青少年、留守儿童,而“冰花男孩”王福满是其中之一。在捐款倡议书已经表明,帮助更多的孩子也是这个募捐项目的初衷,提出善款将以每名孩子500元的补助标准给予困难孩子。在捐助行动中,如果捐款有明确指定信息,将根据捐助人意愿发放。既尊重捐赠人的意愿,也兼顾高寒贫困山区学生群体整体的过冬问题。

如果不是一篇报道,“冰花男孩”这个词或许很多人都可能想象不到,而近日有关“捐赠30多万,冰花男孩只得500”的质疑再度让“冰花男孩”成为热议。对于质疑,鲁甸县教育局局长陈富荣16号对媒体回应称,这是一种误读。目前王福满(“冰花男孩”本名)家所收捐款约为8000元,全部来自个人或组织的上门捐赠。

对于这种解释我们好像无从反驳,但总是会觉得有些别扭。留守儿童,或者说困难家庭的孩子,这样的问题并不应该依靠社会,社会送去的只是温暖,依靠社会救助也只是一时,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图片 5

【陈富荣:对于社会的捐赠资金,类似小满一样的孩子一起分享。小满是一个个例,如果把30万都给了小满,我想不是捐赠方和我们办这件事的真正目的。以点带面,让这个区域的孩子们实实际际得到社会关爱。】

不过,伴随着爱心和关注,一些质疑声音也随着而来。有网友指出,除1月10号现场发放的500元之外,“冰花男孩”王福满再未获得其他捐助资金。善款只有500元到达王福满的手中?捐助者们不干了。而一些近亲属也对捐助款项没有全部送达孩子手中不太理解。

图片 6

起因是,云南昭通一名头顶风霜上学的孩子照片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照片中的孩子站在教室里,头发和眉毛已经被风霜粘成雪白,脸蛋通红,穿着并不厚实的衣服,身后的同学看着他的“冰花”造型大笑。

在捐款倡议书已经表明,帮助更多的孩子也是这个募捐项目的初衷,提出善款将以每名孩子500元的补助标准给予困难孩子。在捐助行动中,如果捐款有明确指定信息,将根据捐助人意愿发放。既尊重捐赠人的意愿,也兼顾高寒贫困山区学生群体的过冬问题。

头发、睫毛全是冰花,脸蛋儿冻得通红,8岁男孩王福满的照片在网络流传开来后,迅速成为了全国关注的焦点,被大家亲切称为“冰花男孩”。随后,一批批爱心物资和捐助涌向云南鲁甸。当地党委政府委托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统一接收捐助资金,并统筹资金使用和物资发放情况。

不过,一些质疑的声音也伴随出现。有网友发帖称“捐赠机构收30万元善款‘冰花男孩’仅得500元,无法保证把捐款全部用到孩子手上”。对此,云南鲁甸官方昨天(16日)对央广记者做出了回应。

据有关报道,“冰花男孩”引发网络热议后,云南省青基会受当地党委政府委托云统一接收捐助资金,并统筹资金使用和物资发放情况。同时,还面向全省各级团组织和广大团员青年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发出倡议,启动“青春暖冬行动”。截至1月15日15时,云南昭通市青基会累计收到3579笔善款,共计503067.74元人民币。不知道网友“捐赠30多万,冰花男孩只得500”的质疑是不是由此而引发,但从“青春暖冬行动”帮助对象是云南省受寒潮影响较为严重地区的家庭经济困难青少年、留守儿童,而“冰花男孩”王福满是其中之一看,不论是30万总额,还是50万总额,和被救助对象一样发放放500元给“冰花男孩”,应该说合情合理,也符合救助活动的初衷。

图片 7

【夏维勇:有的家庭父母都外出打工,也没有爷爷奶奶,就是靠大的小孩带小的,类似这种家庭我们都全面排查,落实监护责任。把父母叫回来一个,有困难了政府可以帮扶,但是不能把孩子都丢在家里没人照看。到了农村,有很多具体困难和问题,有的家庭真的是比“冰花男孩”条件还要艰难。】

【夏维勇:有的家庭父母都外出打工,也没有爷爷奶奶,就是靠大的小孩带小的,类似这种家庭我们都全面排查,落实监护责任。把父母叫回来一个,有困难了政府可以帮扶,但是不能把孩子都丢在家里没人照看。到了农村,有很多具体困难和问题,有的家庭真的是比“冰花男孩”条件还要艰难。】

鲁甸是国家级贫困县。2014年6.5级地震发生后,灾后重建和脱贫攻坚共同展开,目前已累计完成投资近110亿元,全县还有3个贫困乡镇、48870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尚未脱贫摘帽。鲁甸县委书记夏维勇坦诚,鲁甸贫困程度深、贫困面大,历史欠账较多,有网友提出的开通校车等想法,现阶段还无法解决。下一步,鲁甸将重点关注留守儿童的成长问题,对只有适龄儿童在家留守、“蚕豆带豌豆”的家庭逐一排查帮扶。

图片 8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