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大学生就业预期降低,2005年全国新增就业岗位900万

2019年9月17日 - 高校联播

过去被人们视为天之骄子的大学毕业生,如今竟然要和农民工抢饭碗,这种抢占低端市场的“倾销”行为,让当下的社会各阶层人士感到困惑和焦虑。现今超大规模的人才市场供应,遇到的却是相对疲软的市场需求,这就直接导致那些曾经奋力过关斩将的精英们面临着“毕业即将失业”的尴尬境遇。

【背景链接】

   
如何改变目前有些大学生“毕业即失业”的状况,使高等学校培养的毕业生适应人才市场的需求?这是目前社会各界、特别是学生和家长关注的热门话题。事实上,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以及高校连续八年的扩招,市场上人才供应态势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部分专业人才供大于求,导致了人才的结构性过剩。要扭转这种态势,高等教育有必要根据市场需求相应调整结构。

  45%的企业招不到合适的人,50%的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35.4%的应届毕业生希望去党政机关工作,而只有3%的人能实现这个愿望。

  不久前,江苏省连云港市一家企业招聘10名生产一线操作工,出人意料的是,竟出现了下岗失业职工与普通高校毕业生同场竞聘的局面。解读这桩新闻事件,从中能够获得这样一个信息: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已经进入到一个“平民化”时代。  近年来,高校毕业生就业难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国内经过连续几年的高校扩招,高校在校生的规模空前扩大,为国家经济建设提供了必要的人才储备,但同时也给大学生就业带来压力。有关统计数字表明,高校毕业生将从去年的145万猛增到今年的212万,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将面临新的难题。  大学生与下岗职工同台竞聘工作岗位,是不是如一些人所说的那样,大学生在降低自己身份呢?事实上,伴随着国内高等教育由“精英化”向“平民化”转变,大学生就业“平民化”趋势日益显现。在大学教育精英化时代,高校毕业生属于一种社会紧俏的人力资源,且那时社会高端就业岗位相对充足,高校毕业生就业实行的是一种精英化教育与高端岗位相适应的模式。而高等教育进入“平民化”阶段后,大学毕业生进入就业市场面临着新的抉择:一部分人通过竞争,进入高端就业岗位,更多的毕业生势必选择预期相对要低的工作岗位。  因此,大学生该不该与下岗失业人员同台竞聘,其实触及到了一个如何转变传统择业观念的问题。从表象上看,大学生与下岗职工同台竞聘是一种降格的选择,实际上这是高等教育“平民化”的必然结果。  有关就业专家指出,伴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逐步完善,政府必然会向“大服务、小政府”的格局过渡,同时,企业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也面临着调整,人们传统眼光里的高端工作岗位增加放缓,甚至逐步减少,这就使得某些高端就业领域必然会出现人才饱和的局面。现在问题是,相当多的大学毕业生和家长,常把择业目标锁定在大城市和沿海发达地区,尤其是这些城市和地区的大机关、大企业等待遇高且体面的高端工作岗位。报载,苏北某市今年面向大学生招聘公务员,一家市级机关招2名行政助理,竟有108名应届高校毕业生前来应聘,录取比例高达54:1。可以说,大学生就业难并不是扩招的直接结果。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一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一语中的:“大学生就业难并不在扩招,而是在于其没有转变传统的择业观念。”  面对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每一名大学毕业生都应破除传统的择业观念,切实调低唯高唯精的就业期望值。高等教育作为一种教育产品,大学生进入劳动力市场必然要经受市场的检验。常言说得好:“后退一步,海阔天空”。大学生择业时不妨先把自己放在与普通求职者同一个起跑线上,先就业后择业,然后再把握发展的机遇,尽显自己的潜能。如此,自己的择业空间和就业机会就会大大增加。  近年来,国内经济快速发展,主要得益于中小企业和民营经济的发展,据报道,目前国内新增产值的80%是由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创造的,同时,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还为城镇提供了75%以上就业机会。由此可见,目前国内最迫切最需要发展的是能够直接为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培养专门人才的高等教育。因此,国内高等院校的教学设置,要尽力缩小与就业市场存在着的滞差。倘若大学教育不能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就会使大学生走出校门后面对过多不必要的就业竞争,也难以适应大学生就业“平民化”的趋势。(文/吴学安)

在今年新一轮保大学生就业的“战役”打响前,一些统计数据足以让我们心跳加速。今年中国内地的大学应届毕业生为630万。而去年,走向就业市场的毕业生人数为610万。笔者看到的一个数据是,截至2009年9月1日统计,高校毕业生就业率为74%,即有近159万大学应届毕业生失业。

成都女孩玲玲考上大学本科,父亲虽然有钱供她读书,但认为“上大学无用”而拒绝提供学费和生活费。一万多名网友参与了网络专题调查投票,七成网友认为“读大学不是唯一出路,在哪里都可以学习”。玲玲的父亲称“捡垃圾都比读书强”,在网上引起很多网友的共鸣,这也折射出社会对大学教育不满的情绪。但四川女孩坚持要上大学,她说自己非常爱读书,喜欢泡在图书馆里,“书本打开了我的眼界,提高了我解决问题的能力。只有读大学,才能让自己更有修养、更有层次,大学是对一个人综合素质的提升。”

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导致人才供求态势发生逆转   2000年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7.5亿就业人员中具有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的只有4.7%,远远低于世界各国的平均水平。为适应科教兴国战略和提升我国在经济全球化中竞争能力的需要,党中央、国务院在1999年6月召开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做出了高等教育扩招的决策,使我国高等教育进入了加速发展的新阶段。   
经过连续八年的扩招,我国普通高校的全日制在校生人数由1998年的340万人增长为2007年的1800万人,加上成人和网络高等学历的在校生人数,全国高等教育总规模已突破2500万人,毛入学率达到23%以上,高等教育进入了大众化阶段。   
随着招生规模的持续增长,全国普通高校的应届毕业生人数已由1998年100万人增长为2006年的400万人以上,预计到2008年将突破500万人,2010年将突破600万人。   
人才供应的井喷式增长,一方面有利于我国人力资本积聚、就业者科学文化素质的提高,以及综合国力的增强;但另一方面囿于我国劳动力总体供大于求,传统适合大学生的城镇单位就业岗位年增长量远远滞后于毕业生增长的人数,导致全国人才供求形势发生了逆转。原先的高等教育卖方市场已转变为完全意义上的买方市场,开始出现了大学生就业难的现象。   
据《中国劳动统计年鉴2006》提供的数据,2006年全国高校共有毕业生403万人,当年新录用的毕业生为250万人左右,除去部分出国留学和录取为研究生的人外,当年未就业的大学生人数接近100万人,这对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和就业问题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每年5月底,大学应届毕业生就进入找工作的白热化时期,而一周之后的高考,更是牵动着很多家庭的脉搏。而结构性失业和传统就业主渠道的变革,使家长和考生在对学校和专业的选择上多了一层谨慎。

来源:《工人日报》

面对如此巨大的就业压力,我们不禁要反思,一些政府职能部门眼下出台的促就业措施,是否考虑到了教育体系的长远发展,是否符合国家的长远利益?

【标准表述】

大学毕业生“白领”岗位比例下降,“蓝领”岗位比例上升   国家公布的数据显示,“十五”期间全国每年城镇单位提供的正规新增就业岗位均为1000万人左右,“十一五”期间也大致保持在1000万-1200万区间。从这个数据可以看到,2000年大学毕业生100万人,占当年城镇新增单位就业岗位的比例为10%,找到满意的就业岗位比较容易;而到了2006年大学毕业生增长为400万人,如全部就业,将要占去全部新增就业岗位的40%,要找到基本满意的工作岗位就难得多了。预计到2008年大学毕业生数将占到城镇单位全部新增就业岗位的50%。   
可是在新增岗位中只有25%-30%是大学毕业生传统去向的专业技术和管理岗位,70%以上是第一线的技术工人和服务人员岗位,意味着“白领”岗位比例会逐步下降,而以技能应用型为主的“蓝领”岗位比例将逐步上升。这就要求高等学校对传统的培养目标、专业设置、教师知识结构和毕业生的就业观念做出重大调整。   
从城镇就业人员的行业结构看,工业、建筑业、交通业和商业服务业合计占城镇二、三产业就业人员的70%以上,其中大专以上人才的比例还不到10%;而科技、教育、卫生、政府机关与社会团体等现代服务业占从业人员的比例合计不到30%,这些行业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比例分别为60%、70%、47%和58%,也就是说主要生产和流通行业的人才密度仅为科技、教育、卫生和政府机关与社会团体的五分之一,这些经济部门的生产第一线还需要补充大批技能应用型的人才。   
此外,在城镇私营和工商个体户从业的人员有6000多万,乡镇企业从业人员1.4亿人,其中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员还不足4%,都可以吸纳许多大学生从事专业技术和管理工作,大学毕业生就业空间巨大。

  45%和50%

降低就业预期,成为眼下不少大学毕业生的无奈之举。大学生不明朗的就业现状,具体到各行各业,也是好坏不一,喜忧参半。文科类专业在就业上明显逊色于理工科类专业。其中较为糟糕的是法学类,这个曾一度被认为既稳定又有“钱”途的专业如今俨然已成为十大最难找工作专业之首,不少毕业生不得已再次披荆斩棘去参加号称真正的中国第一考“国家司法考试”。另外,一度被公认为金饭碗的金融行业,尽管每年智联招聘的调查显示其都高居大学生就业薪水排行榜榜首,但由于目前中国产业链中的市场需求不高,加之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就业情况也并不太理想。其他一些历史文学类专业,其涉及的就业面之狭窄,所能产生的经济效益之微薄,更是让主修此类专业的大学生们在临近毕业时苦不堪言,纷纷走上考公、考研之路。

[综合分析]

开拓新的就业空间,呼唤高等教育结构调整   一方面,全国人才供求形势和岗位需求都发生了变化,另一方面,我国高等教育的培养目标、专业结构调整滞后于市场变化,导致了人才市场上的结构性过剩和大学毕业生“就业难”。   
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胡瑞文研究员认为,在新的形势下,有必要对各级各类高等学校的培养目标做出重大调整。未来几年全国硕士生、博士生年毕业人数将突破40万人,比上世纪80年代初每年本专科毕业生的总和还要多出一半以上,他们将成为我国高级人才的主要后备力量(以培养学术型人才为主),而本科毕业生的培养目标应该调整为中级人才(以培养应用型人才为主),相应地大专、高职毕业生的培养目标应调整为初级人才(以培养生产第一线的技术操作工人为主)。   
应该看到,前几年在人才市场热门专业和低办学成本的双重驱动下,许多高校不顾自身条件,盲目争上社会热门专业,造成部分学科专业规模严重失控的状况,其中六大专业的表现尤为明显:   
第一是管理学科专业(包括工商管理、公共管理、管理科学与工程三个种类),本科在校生规模接近130万人,专科在校生规模超过了150万人,合计达到280万人。   
第二是经济类专业(包括经济学、国际经济与贸易、金融三个种类),本科在校生规模达到57万人,专科在校生规模达到34万人,合计超过了90万人。   
第三是计算机与电气信息类专业,本科在校生规模达到140万人,专科在校生规模到163万人,合计超过了300万人。   
第四是外语类专业,本科在校生规模达到60万人,专科在校生规模达到47万人,合计超过了100万人。   
第五是艺术类专业,本科在校生规模达到62万人,专科在校生规模达到35万人,合计接近100万人。   
第六是新闻传播学类专业,本科在校生规模达到15.5万人,专科在校生规模达到1.2万人,合计接近17万人。   
上述这些学科规模发展过快,远远超出了人才市场的吸纳能力,是造成大学生“毕业即失业”的主要原因,需要在今后几年适度调减招生规模。   
与此同时,国家工业发展急需的地矿类、能源动力类、机械类、轻纺食品类、化工与制药类等这几年招生规模增长速度相对较慢,在高等教育总规模中的比例有所下降。而这些学科的毕业生需求却比较大,近几年就业率也相对较高,许多小企业和县镇两级的工业企业都招不到大学毕业生,市场空间很大,应该适度扩大招生规模。   
胡瑞文研究员强调,今后高等学校本专科毕业生绝大部分应培养成为应用型人才,走向各种职业岗位,因此专业目录应具有学科和职业双重特性。目前,多数高等学校的专业设置过于强调通用人才的培养,缺少特色,到实际工作岗位上手较慢,缺少职业知识。因此,本专科生应适当调整课堂教学与实习、实训时间的比例,加强实践教学、现场教学。特别应加强工科类、商科类、农科类大学生的技能训练,以满足用人单位的岗位需要。

  据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分管大学生就业的副司长刘大为介绍,2003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为212万、2004年增加到280万,今年达到338万。“每年的增量都在60万左右,今后几年,还要以几十万人的数量增加。”刘大为说,“2005年全国新增就业岗位900万,其中的500万要确保用于下岗失业人员再就业,只剩下400万,而每年城镇的新增劳动力数量还很大。这些都表明,‘皇帝女儿’不愁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